您好,欢迎访问学术论文网络平台-期刊网 !

论文资讯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期刊资讯 > 论文资讯 >
企业家社会资本测量
2021-05-15 11:43:19 来源: 访问:
摘要:在中国目前处于经济转轨时期的环境下,企业家(主)的社会关系对企业的生存和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本文先对社会资本的概念进行了回顾,然后对国内外学者在个体层次上的社会资本测量进行了介绍,最后介绍了国内学者测量企业家社会资本的一些指标。

关键词:社会资本  企业家资本  指标

中国社会20世纪80年代以来所进行的改革,使原有的依靠国家行政权力分配社会资源的方式在相当程度上丧失了效力,而市场关系又没有完整地建立起来时,非正式的社会关系网络也会成为建立和维护信任关系、进行交换和寻求支持的基本形式。特别是中国渐进式的改革还将持续很长时期,两种分配方式的不完善也将持续很长时期,传统和现实的需要都会使这种非正式的社会关系网络在中国目前的变革过程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同时,由于两种体制并存以及其它各种因素的存在,对于拥有较多社会资本的人来说,非正式的社会关系网络不仅仅是一种替代性的形式,而且是一种更为方便、更有效地获得社会资源的形式。

中国的企业家是体制变革的产物,社会资本在决定社会地位、影响资源分配等方面的作用,在他们身上表现得更为明显。制度结构和体制变革的特点,决定了社会资本对他们有更为重要的意义。那些拥有更多社会资本的企业家,会在经济的发展中处于更为有利的地位。在了解企业家社会资本前,让我们先对社会资本作一个回顾。

一、社会资本的概念

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一词最早出现在社群(community)研究之中,认为社会资本可以强化社群中的人际关系网络,是社群中信任、合作、集体行动的基础;是一种促进个人在社群中发展关系的资源(Jacobs,1965)。社会资本是属于社会学的视点,一般所研究的主题也都偏向与社会现象相关。近年来,社会资本的观念逐渐被扩大解释许多社会现象,诸如:家庭内外的关系,公司内外的关系,组织与市场的介面,现代社会的大众生计等等。多篇研究报告指出(Tsai&Ghoshal,1998):相同于人力资本(human capital)与实体资本(physical capital),社会资本也是一项有利生产的资源;举凡个人的职场成就,迄公司的商业运作,都可因之受惠。产业网络中厂商间的互动自然逐渐累积了社会资本,而社会资本累积过程中背后的隐含因子即是透过网络关系的建立。简言之,社会资本亦包括着网络的概念。

Bourdieu(1986)是首先对社会资本的概念进行系统性发展的社会学家,后来Coleman(1988)、Putnam(1993)、Fukuyama(1995)、Nahapiet&ghoahal(1998)、Portes(1998)、Gabbay&Leenders(1999)、Lesser(2000),、Tsai(2000)、Lin(2001)等人对社会资本的概念和内涵进行了不同方面的探讨,综合上述文献,本研究将各学者所提出之社会资本定义及观点完整如下表所示: 学者 对社会资本定义以及其内涵 Bourdieu(1986) 实际或潜在的集合体,而该等资源是与占有一种相互取得或认知的制度化关系组成之持久性网络相连结。 Coleman(1988) 团体和组织中,人们为了共同目标而一致努力的能力,而组织的成员是否具备该能力,则取决于组织的共同规范和价值观,以及组织是否将个人利益融入组织利益之中。 Coleman(1990) 社会资本是由社会组织所构成,存在人际关系结构之中,具有生产性且有利于特定目标的实现。 Putnam(1993) 社会资本是社会组织可以增进社会成员合作行动,以有效提升共同的利益的特质。 Fukuyama(1995;1999) 社会资本为促使团体成员合作的非正式价值或规范。在社会或其下特定的群体当中,成员间的信任普及程度。 Nahapiet&Ghoahal(1998) 社会资本是从个人或社群拥有的关系网络,连用和取得实际和潜在资源的加总。 Tsai&Ghoshal(1998) 社会资本不仅是镶嵌于关系结构中的社会资源,亦是伙伴间的规范与价值观。 Portes(1998) 社会资本为实质或潜在资源之聚合,这些资源是被具有彼此熟悉或认同的制度化关系之社会网络所持有。 Gabbay&Leenders(1999) 组织的社会资本为透过参与者的社会关系,累积而成的一种有形或无形的资源,来促使目标的达成。 Lesser(2000) 社会资本是一种最底层(bottom-up)的现象,涉及人们之间建立网络(networks)、规范(norms)及社会信任(trust),有助于团体成员基于共同利益而产生的合作关系。 Tsai(2000) 社会资本是个别参与者透过社会关系网络而获得的社会资源。 Lin(2001) 社会资本是带有回报期望的,是一种对嵌入社会网络的资源的投资。 从上述定义中我们可以得出,社会资本有两个非常显著的特点:(1)社会资本是一种资源,可以共享;(2)社会资本可以使其构成的社会网络产生回报期望,也就是利益。

二、企业家资本与社会资本间的关系

随着现代企业组织的发展,企业家才能和管理才能等人力资本从总的资本里分离出来。市场范围的扩张、交易的复杂、企业组织的成长,使企业家和企业管理的人力资本的独立不但势在必行,而且在经济上有利可图。古典资本家逐渐被一分为二:一方面是单纯的非人力资本所有者,另一方面是企业家人力资本的所有者。经过这个过程,人力资本转化为资本这个概念得到人们的承认,并可以与物质资本抗衡,推动了“经理”革命的发生,人力资本成为企业家资本中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随着研究的深入和社会资本概念的提出以及网络分析方法的引入,使得企业家资本这一领域的研究有了进一步深化的空间。该理论强调从外部社会而不是从企业家个人特征或背景来研究企业家的成长,并关注社会文化背景以及企业家个人的社会背景对其从事企业家活动的动机和能力的影响。可以看出,企业家社会资本的研究方法弥补了企业家人力资本研究方法的不足。

企业家社会资本是将企业家的地位从单纯的经济资源要素提高到资源运用的主题,从只有人才具有的社会地位的角度研究企业家。因此,企业家社会资本对企业家审视的层次要比企业家人力资本更高和更接近企业家本身具有的主题生存状态,从而将企业家人力资本从单纯的个体研究扩展到群体的、社会关系层面的领域。从对企业家资本研究的演进中可以看出,对于企业家资本的认识是一个递进的过程,即从物质资本到人力资本,再到社会资本,从而使人们虽企业家资本的认识得到了不断的深化与完善。从这个角度我们可以认为,企业家以经营企业为自己的职业,通过利用自身的企业家资本,对企业各项活动进行综合协调、决策和创新活动,最大限度地降低交易成本和生产成本,实现企业的长远发展和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有效结合。

三、企业家社会资本的概念

国外文献中,仅有极少数直接提到企业家社会资本(entrepreneurial social capital)概念,Westulund(1999)等认为,企业家社会资本是和开辟新途径、创立新企业并解决社会问题联系在一起的。大多书文献没有直接的企业家社会资本概念,使用较多的是企业家社会关系网络,认为企业家的社会关系网络是由一些特殊类型社会关系连接在一起的一系列接点,该网络的不同方面则是由不同的类型的关系组成。

在国内,企业家的社会资本镶嵌于当地文化和传统之中,是各中机构、网络、商业伙伴间合作的产物,同时也是企业家的支持网络,其基本着眼点是资源和利益。作为一个微观层次的概念,李路路(1995)认为企业家的社会资本即企业家拥有怎么样的社会关系;石秀印(1998)认为,企业家作为企业与社会环境的关键接点,必须有能力为企业获取所需资源,这些资源包括:政府行政与法律资源、生产与经营资源、管理与经营资源、精神与文化资源等四种。在中国转型经济环境下,每一获取资源渠道的连接方式都是双层的,第一层是公务关系连接,即组织与组织、单位与单位之间的渠道连通;第二层是私人关系连接,即企业家与资源提供者单位的负责人(或资源的主要掌管者)之间的渠道连通。陈传明、周小虎(2001)认为,企业家社会资本就是建立在企业群体范式上由信誉、规范引导下的企业家社会关系网络,是企业家动员内部和外部资源的能力。王革、张玉利(2004)等提出,企业家社会资本是以企业家为中心的企业家与企业组织之外的社会成员、企业家与社会组织以及企业家与企业内部组织和成员之间可以给企业带来利益或潜在利益的社会关系网络。宇红(2005)从社会资本的概念出发,认为所谓的企业家社会资本就是建立在信任、规范和网络基础上的、嵌入在企业家现有稳定社会关系网络和结构中的实际或者潜在的资源集合。杨鹏鹏(2005)等结合社会资本和企业家的涵义,提出企业家社会资本就是企业家利用其社会网络关系获取企业所需资源的能力。

综上,企业家社会资本在国内具有一定的地域特殊性,但其本质还是企业家在获取利益的过程中的社会关系网络,企业家通过对这种网络的运用达到资源最大化以及企业价值增值,其作用不可忽视。

四、企业家社会资本的测量

社会资本理论与社会网络分析之间存在着非常紧密的联系,在经验研究中,对个体层次社会资本的测量几乎都集中于对个人社会网络状况的测量。社会网络分析是一套分析社会结构的理论和方法,其基本观点是将个人或组织之间的社会联系所构成的系统视为一个个“网络”,并认为整个社会就是由这些网络所构成的大系统。研究者们在进行网络分析的过程中,形成了一套比较成熟的指标、概念和分析方法,而对个人社会资本的测量在很大程度上就直接借助了社会网络分析中的相关指标。

(一)个体社会资本测量

目前,有关个体层次的社会资本的测量方法已有很多,许多学者皆有论述。如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迪厄( Piere Bourdieu)(1993)认为,个体所占有的社会资本的多少取决于两个因素: 一是行动者可以有效地加以运用的联系网络的规模;二是网络中每个成员所占有的各种形式的资本的数量。詹姆斯·科尔曼(Coleman)(2008)提出从社会团体、社会网络和网络摄取三个方面来衡量个人的社会资本拥有量,认为个人的社会资本拥有量与个人参加的社会团体数量、个人的社会网规模和异质性程度、个人从社会网络摄取资源的能力成正比,这几个方面的值越高或越多,其社会资本的个人拥有量就越多。林南(Lin Nan)(2001)认为, 决定个体所拥有社会资源数量和质量的有下列三个因素:一是个体社会网络的异质性;二是网络成员的社会地位;三是个体与网络成员的关系强度。具体说来,就是一个人的社会网络的异质性越大,网络成员的地位越高,个体与成员的关系越弱,则其拥有的社会资源就越丰富。边燕杰(2000)等认为, 一个人所拥有的关系网络的特性是影响其社会资本存量的决定因素。社会关系网络的特性包含三个方面:首先是社会关系网络规模的大小。主要指关系网络所涉及的人数的多少。社会关系网络规模越大,其中可能蕴涵的资源就越多;第二是关系网络顶端(简称网顶)的高低。关系网络顶端是指在社会关系网络中地位、身份和资源最多的那个人的状况。每个社会关系网络的顶端所能达到的高度是不同的,高度越高,这个关系网络中所蕴涵的资源也就越多;第三是关系网络位差(简称网差)的大小。是指关系网络顶端与底部落差的大小。社会关系网络的顶端所能达到的高度是不同的,同时关系网络所能到达的底部也是不同的。两个关系网络如果其他方面均相同, 那么落差大的网络要比落差小的网络蕴涵的资源更大。原因是位差大的网络可以更多地克服关系网络资源的重复性。韦恩·贝克采取首先测量个体社会关系网络,进而评估个体社会资本的方法,提出了测量个体社会关系网络的四个指标:个体社会关系网络的规模、个体社会关系网络的结构、个体社会关系网络的成分、个体社会关系网络的侧重点。

(二)企业家社会资本测量

具体到企业家的社会资本,李路路(1995)用两个指标来测量,即企业家所选择的来往最密切的亲戚和朋友,及其在这个亲戚朋友的职业地位和在国家行政权力系统中的职务地位。边燕杰、丘海雄(2000)则设计了3个指标来测量企业的社会资本,第一个指标是企业法人代表是否在上级领导机关任过职(纵向联系),第二个是企业法人代表是否在跨行业的其他任何企业工作过及出任过管理、经营等领导职务(横向联系),第三个是企业法人代表的社会交往和联系(社会联系)是否广泛。可以看出,其本质还是对企业家(法人代表)社会资本的测量。陈云(2004)则用4个指标来测量企业主的社会资本,分别是企业家的文化程度、企业家的行政工作经历、企业家的从业经历和企业家的成就动机。

其中陈云的四个指标比较全面,从企业家自身到其外部网络结构都有考虑,因此在具体测量企业家社会资本时,可以借鉴陈云的测量指标构建以下简单模型:

  教育程度 成就动机 工作经历 行政关系 个人资本 网络资本 企业家社会资本     其中教育程度和成就动机属于企业家个人资本,而社会工作经历和行政关系则是企业家的社会关系网络,在国内,这种网络资本的重要性尤为突出,另外个人资本对网络资本有着根本性的影响,而网络资本对个人资本又有着明显的促进作用,因此在对企业家社会资本进行测量的时候务必要考虑其中纵横交错的联系。

参考文献:

[1]Jacobs,J.The death and life of great American cities.Londun:Penguin Books.1965.

[2]Coleman,J.S.Social Capital in the Creation of Human Capital.American journal of sociology.

[3]Burt,R.S.Structural Holes:The Social Structure of Competition.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Cambridgy,MA.

[4]Tsai,W.&S.Ghosal,Social Capital and Value Creation :The Role of Intrafirm Networks.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41(2),464-476.

[5]Bourdieu,Pierre.The Forms of Capital.InJ.G.Richardson.Handbook of theory and research for the sociology of education:241-258.Newyork:Greenwoood.

[6]Putnam R.D.Making Democracy Work:Civic Tradition in Modern Italy.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7]Fukuyama F.Trust:The Social Virtues and The Creation of Prosperity,Newyork.NY:Free Press.

[8]Fukuyama F The Great Disruption,Newyork.NY:Free press.

[9]Nahapiet J.&Ghoshal S.Social Capital ,Intellectual Capital and the organization Advantagy.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23.pp.242-266.

[10]Tsai W.&S.Ghosal.Social Capital ,Strategic Relatedness and the Formatition of  Interaorganal Linkages .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21,pp.925-939.

[11]Lin,N.Social capital:A theory of social structure and ac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1

[12]Weddy Stone&Jody Hughes.Measuring Social Capital:Towards A Standardised Approach.

Http://www.aifs.gov.au./institute/pubs/fm2000/fm56.html.

[13]Ann Meier.Social capital and school achievement among adolesents.Centre for demography and Ecology 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14]Piere Bourdieu.Sociology in Question[M].London:Sage.1993.

[15]詹姆斯S.科尔曼.社会理论基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

[16]石秀印.中国企业家成功的社会网络基础[J].管理世界,1998,(6):187-196.

[17]宇红.企业管理中的企业家社会资本研究[J].学习和探索,2005,(3):202-204.

[18]边燕杰,丘海雄.企业的社会资本及其功效[J].中国社会科学,2000,(2):87-99.

[19]杨鹏鹏,梁晓莉.企业家社会资本及其与企业情报竞争力关系的实证研究[J].情报杂志,2005(7):29-30.

[20]李路路.社会资本与私营企业家[J].社会学研究,1995,(6):46-58.

[21]陈传明,周小虎.关于企业家社会资本的若干思考[J].南京社会科学,2001,(11):1-6.

[22]王革,张玉利,吴练达.企业社会资本静态与动态分析[J].天津师范大学学报2004(1)

[23]陈云. 城市中小私营企业主社会资本与企业发展——对31份访谈记录的实证分析[D]. 武汉大学,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