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学术论文网络平台-期刊网 !

医药卫生
您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下载 > 医药卫生 >
训诂学、语源学在中医药文献研究中的应用
【关键词】 语源学;医药文献;训诂学;
【出   处】 2018年 1期
【收   录】 中国学术期刊网
【作   者】 徐江
【项   目】 暂不属于基金项目
【单   位】
【摘   要】 中华传统医药科学源远流长,文献资料浩瀚庞杂、汗牛充栋。采用以研究语言中词和词之起源及演变的汉语语源学、训诂学的方法对中医药文献中的名物进行考据、研究,对医史文献资料的整理和解读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正文

  摘 要:中华传统医药科学源远流长,文献资料浩瀚庞杂、汗牛充栋。采用以研究语言中词和词之起源及演变的汉语语源学、训诂学的方法对中医药文献中的名物进行考据、研究,对医史文献资料的整理和解读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关键词:语源学;医药文献;训诂学;

  中国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也是传统医药文化的最早发祥地之一,作为中国传统语言学的重要组成部分,训诂学、语源学都是中医药文献研究的重要工具,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医学能够薪火相传、泽被后世,与历代医籍研究者、语言研究者的努力密不可分。从训诂学、语源学的角度研究中华传统医史文献,能够更好地整理、注释和翻译传统医史文献遗产中一些艰涩的古老语词,更好地传承中华传统医学科学。

  一 、中国传统语源学、训诂学在解读中医文献方面的作用

  北宋著名史学家郑樵在《通志·艺文略》曾讲:“古人之言所以难明者,非谓书之理意难明也,实为事物难明也;非谓古人之文言难明也,实为古人之文言有不通于今者之难明也”。中国传统医学科学是伴随着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而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并有着数千年的传承历史,留存下来的文献典籍浩如烟海,但由于古今差异、地域阻隔及方言俗语的不同,加上历朝历代的编修、历史文化习俗的变迁等时空方面的原因,各种文献典籍中的语言文字的音义产生了颇大的差别,特别是一些成书较早的典籍文献,文字晦涩,难以理解,给中国传统医史文献的传习、研究和发展造成了很多不便。而研究文献词义考证的理论与方法、探索语言起源演变的训诂学和语源学,正像一把打开传统医史文献宝库的的钥匙,能够帮助研究者解决翻阅医学文献中“文难明”的问题,从而明晓文义、达通古今。

  在阅读历代医史文献特别是被称作中国传统医学“四大经典”的《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神农本草经》等中医经典著作时,对其中一些词语的语源研究和训释尤为关键。如四大经典之首的《黄帝内经》,并非一人一时之作,而代表了不同历史时期、不同文化背景甚至不同医学学术流派的语言、词汇及文化特点,与此同时,也牵涉到了不同时期、不同地区的制度、官衔、郡县名称等等。所以其文字较难识别,其涵义也难贯通,如果不借助训诂学,就无法正确地解读经文。“诠解经文,训诂之学不可不讲,往往一字之意欠明,而全文之演绎皆错。”《黄帝内经》又分为《素问》与《灵枢》两个部分,主要讲中医生理、病理。不懂《灵枢》、《素问》就不懂传统中医学说的生理、病理等基本理论。在研读《黄帝内经》时,其中的生僻字词、古奥难句首先必须读懂,才能进一步理解和研究。关于对《黄帝内经》的训释,很早便倍受中外医学文献研究者的关注,如最早的《灵枢·小针解》、全元起《素问》新校正,杨上善的《太素》,马元台的《发微》,张介宾的《类经》以及日本的《素问识》、《素问绍识》等,近代如钱超尘的《内经语言研究》、《中医古籍训诂学》,陈群益的《灵枢商注》等等。

  例如《灵枢·刺节真邪论》曰:“凡刺热邪越而苍,出游不归乃无病。”马莳、张介宾、张志聪等研究者均将“越”字解释为动词,如张介宾认为,热邪发,则无病。而丹波元简则认为,越为虚词,此句与下句“凡刺寒邪曰以温”为对文。查虚词字典《经传释词》及应用训诂学的知识进行分析,可知丹波元简的解释是正确的;又如《素问·上古天真论》:“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逆于生乐”,一般解释为“违背养生的乐趣”,也有人解释为“乐于干那些违背生活常理,不利于身心健康的事”,但都将“逆”解释为“违背”。而采用训诂学、词源学工具探究理解上下文,则发现其不当。《广雅·释言》:“逆,也。”疏证:“逪,通读错,卷三云:逪乱也。乱亦错也”。《玉篇》:“逪,乱也”,乱有淫意。《吕氏春秋·古乐》:“有正有淫矣”。高注:“淫,乱也”故“逆于生乐”应当讲为:“淫乱在生活的乐事之中”,也就是贪纵享乐而不能节制之意。这样,结合上下文就可讲为:“只专求使自己的心情愉快,(天天)放纵在生活的乐事中,作息没有一定规律,所以他们到五十岁就衰老了”如此则上下一气贯通。对于《伤寒论》的研究,清代柯琴在《伤寒来苏集》中讲到:“尝谓胸中无半点尘,目中无半点尘者,才许作古书注疏。夫著书固难,而注疏更难。” 由于《伤寒论》的成书比《内经》晚,而时代、作者也没有《内经》复杂,故而《伤寒论》的原文不像《内经》一样固涩难懂,但毕竟用的是汉代的习用语,因此,对《伤寒论》的解读也存在许多问题。日本的汉学家也注重对《伤寒论》的训诂研究,有代表性的如《伤寒集成》、《伤寒论文字考》、《伤寒论考注》等等。

  二、训诂学、语源学在中医本草名物研究方面的应用

  中国幅员辽阔,特别是在先秦两汉时代,气候温暖湿润,地貌复杂多样,山地、平原、森林、沼泽、湖泊众多,动植物种类繁多,珍禽异卉比比皆是。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在很早便学会了利用这些大自然的恩赐来祛病强身、延年益寿。我国历史上关于"神农尝百草"的传说,就反映了古代劳动人民在与自然和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发现中草药、不断丰富和积累中医药学经验的曲折过程。根据现已出土的文物推断,早在夏商周时期中国就已经出现了用于治疗疾病的药酒及汤液。而包括医籍文献在内的诸多历史文献中,也记载了大量的中医本草名物,采用训诂学、语源学的方法训释、考辨这些本草名物,对研究中医药学具有很大的价值。

  语源学的一项主要任务就是研究名物的来源,传统汉语语源学的理论基础来自传统的训诂学,中国传统语言研究中早已出现基于传统的文字学和训诂学的语源研究。从汉语书面文献出发,立足汉语内部词族的同源关系,注重考察个体词或一组同族词的音义的来源及其理据,它更着眼于语义线索。自汉代以来,从《说文解字》、《释名》至《经典释文》、《说文解字注》以及现代的《同源字典》、《辞源》等等,或多或少地出现了不同阶段、不同程度上的语源探索。名物既然是一种相当于术语的专名,就应当有命名的由来,命名的来源不大为人所知了虽然定名有偶然性,名与实绝非必然地切合,但人们与对这一事物的观察认识有联系,因而在不同程度上有源可寻。历代学者对此研究颇多。李时珍在《本草纲目》范例中讲到:“诸品首以释名,正名也”。例如东汉刘熙《释名.释形体》:“脾,裨也。在胃下裨助胃气主化谷也。”《太素.本输》:“所出为井。”注:“井者,古者以泉源出水处为井也,掘地得水之后,仍以本为名,故曰井也。人之血气出于四肢,故脉出处以为井也。”可以看出,用这种方法,探求医学术语命名的来源,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理解并研究古人的科学思想。如我国古代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就是我国现存文献中关于中华药物学方面的记载有文字可考的最早的文献资料。《论语·阳货》中记载了孔子的一段言谈,“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诗经》中关于本草的种类和名目非常丰富,所提及的植物多达132种,其中许多都是后世应用广泛的中草药物。如薇、蓷、艾、荑、芣苢、虻、藚、芩、葛、卷耳、蒹葭、勺药等等。仅仅是《诗经•豳风•七月》一章,就记载了郁、桑、蘩、萑苇、蜩、葵、菽、谷、枣、稻、瓜、壶(葫芦)、苴、荼、樗、黍、麻、麦、稷、茅、韭等众多具有药用价值的动植物。又如,在“魏风”和“唐风”中出现的野菜和草药有藚、椒、苦、苓、葑、棘等六种,这些植物在今天看来大部分都具有独特的药用价值。但由于时代久远,其中诸多本草古今名称变化很大,如果这些本草名词不考辨清楚,则无法保证其疗效和用药安全。因此,对这些本草名物的考辨训释,就成了医史文献研究者的一项重要任务。如《周南·芣苢》中有“采采芣苢,薄言采之”句。《释文》曰:“苢,本作苡。”《说文系传》引《韩诗传》云:“芣苢,木名,实如李”,陶注《本草》也引《韩诗》言芣苢为木,“似李,食其实宜子孙”。而《尔雅》:“芣苢,马舄,马舄,车前。”《毛传》本《尔雅》为说。朱熹《诗集传》:“大叶长穗,好生道旁。”认为所谓芣苢为草本植物车前子。又如《小雅》:“螟蛉有子,蜾羸负之。”毛亨传:“蜾羸,蒲卢也。”陆玑以之为土蜂,曰:“似蜂而小腰。”《尔雅释虫》同毛传。《本草纲目》罗列众说,于其形态也只云:“腰甚细”。如此类前人不同的解说,就需要进一步采用语源学和训诂学的方法去进一步训释。药物学方面,又如传统本草经典《神农本草经》文字古奥难懂,但作为本草之源,意蕴精深,且简明易诵,是精研中医者必读之书,其中本草名物的训释,也尤为重要。如“紫薇”条的“养胎”,历代或避而不谈,或认为与其活血作用相悖,于医理不通。而采用训诂学的方法可以得到较为满意的解释。以《玉篇食部》:“养,育也”;《礼记大学》:“未有学养子而后嫁者也”:《韩诗外传卷十》:“季遂立而养文王”《俗语有所祖》:“生子曰养”等为佐证,可以阐明其功用。

投稿百科